十景缎 第一百二十九章_狠狠撸俺去也_怎么撸管_草榴社区怎么上不了_夜夜撸2015

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十景缎 第一百二十九章 更多>>
 

    十景缎 第一百二十九章

    时间:2018-05-17 自与向扬、任剑清分道而行之后,文渊四处游探,欲寻紫缘、小慕容、华瑄三人,可是京城内外固然遍寻不着,又不知该往何方。文渊心 道:「有小茵照料,紫缘跟师妹该不会有什么麻烦,只盼她们别遇到皇陵派的高手。可该到哪里去找她们才好?」
      他心中挂念三女,既然无从找起,索性四下乱走,到得有城镇处,便留神找人打听。一连问了七八人,都是不得下落。文渊也不沮丧,续 往前行,又问了两三人,依然全无消息。眼见天色渐渐昏暗,听得街边客店传出阵阵跑堂吆喝声,心念一转:「紫缘不会武功,小茵和师妹定 然不会让她露宿野外,她们倘若平安无事,或许已找了客栈歇息,我不如由此打探。」
      想着想着,一只脚已不自觉地踏入客栈门槛,一个店小二上来招呼他坐下。
      文渊腹中也有些饿了,便自点了碗麵,待那小二端上来时,问道:「小二哥,在下向你打听几个人,今天店里,可有三位美貌姑娘一齐来 过?」
      那店小二口一咧,笑道:「今个儿咱店里客人不少,从早到晚,别说三个姑娘,三十个姑娘也来过哪。」文渊道:「不是这么着,我是说 一起来的。嗯,这三个姑娘都很年轻,一个穿紫衣,一个穿淡红,年纪最小的一个穿的是青色布衫。」
      他说了紫缘、小慕容、华瑄所穿的服色,邻桌突然射来四道目光,却是两个年轻女子,一个神情诧异,另一个脸含怒意。
      店小二眼珠一转,笑道:「好像是有的,不过没有穿红衣裳的,有两个穿绿衣服的便是。公子爷,你没来由地打听人家闺女做什么?」文渊一听,精神陡振,大喜若狂,对旁桌两女的眼色也没怎么在意,拉住店小二的手,叫道:「当真?她们……她们上哪儿去了?」店小二耸耸 肩,道:「前一个时辰,早就走啦。」
      文渊追问:「往哪儿走了?」心中暗想:「小茵改穿青衣了么?嗯,或许她为了躲避皇陵派追兵,做了改装也未可知。」
      那店小二道:「这三个姑娘出了店门,我便见不着了,又怎么知道往哪里去了?」他眼见文渊神情迫切,心中好奇,又道:「公子爷,这 三个姑娘是你什么人?这等齐整标緻的人物,可当真罕见的很哪!」文渊微微一怔,心觉回答三个都是自己的伴侣,未免令人难以置信,心念 一转,便道:「是我家中的姐妹。」
      心想:「所谓」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「,紫缘、小茵跟师妹这么亲,」一家之内,皆姐妹也「,似乎也还称得上顺理成章。」
      店小二似乎有些惊奇,朝文渊上下打量,笑道:「公子爷相貌这等俊俏,有这样美的姐妹,倒也相称……」话才说着,文渊邻桌的两个姑 娘中,一个穿着黄衣裳的倏然离座起身,指着文渊骂道:「你这淫贼,外表人模人样的,怎地说话这等不要脸!」
      那姑娘一骂出口,客店中不少人转过头来观望。另一个年纪稍长的蓝衫姑娘急忙拉住那黄衣女子,低声道:「别惹事。」那黄衣姑娘一顿脚,怒道:「是谁惹事?你听这……这人说的,这样不乾不净。」
      文渊甚感愕然,向那两女拱手为礼,道:「这位姑娘,何出此言?在下言行何处失当,尚祈指教。」那黄衣姑娘怒道:「好啊,你还会装 蒜。你说我们的…
      …「话还没说完,旁边那蓝衣姑娘一拉她手,示意不可多说,自己对着文渊说道:」阁下打听那三位姑娘的下落,有何用意?「文渊见这 蓝衣女子言语虽较平和,神色却也颇有敌意,心中隐隐觉得不妥,但仍斯斯文文地作了个揖,道:」这三位都是在下的家人,只因路上走散了 ,是以急于寻她们回去。「
      那黄衣姑娘脾气甚是急躁,听文渊这么一说,突然冲上一步,叫道:「姐姐,你听他这样胡说!我……我可不管了,非教训他不可。」语 音甫落,那姑娘身形错动,一晃之间便来到文渊面前,左掌护身,右手拇、食、中三指并起,疾点文渊「肩贞穴」。
      这一下手法迅捷俐落,出招姿势更是美妙绝伦,文渊见她右手点来,左手暗暗蓄势,知道对方暗伏后着,心道:「这位姑娘当真奇怪,没 来由的,怎么说动手便动手?」他不愿平白无故地伤人,见那姑娘指法精奇,亦不能不加理会,当下左手一翻,衣袖抖处,已拂在那黄衣姑娘右手手腕之上。那姑娘手腕一麻,招数再难寸进,吃惊之下,左掌三指迅速併拢,旋即戳出,便如鸟喙一啄,轻快巧妙,招数虽是一前一后, 却是连环一气,的是高招。
      文渊左袖回而右拂,内力激发,袖风拂扫之下,立即消去了这一招的劲力,五指一併,已隔着那姑娘衣袖扣住她的脉门,微微一笑。黄衣 姑娘脉门受制,全身内力已提不上来,脸色登时大为苍白,惊声叫道:「你……你干什么?」
      文渊见她神情变的惊恐异常,还没明白过来,那蓝衣姑娘忽地纵身上前,喝道:「放开她!」双手连戳连点,武功路数与那黄衣姑娘同出 一辙,指上内力却更为强劲。文渊见她本来尚称端静,此时表情却颇有惊急之意,出手所指,又全是人身命门大穴,不禁眉头一皱,心想:「 这两位姑娘何以一上来便是拚命招数?」
      此时不及细想,右手微抬,运起「蝶梦游」法诀,五指犹如抚琴鼓瑟,轻弹轻佻,柔劲所至,将蓝衣姑娘手上招式尽数卸去。
      蓝衣姑娘这几招实是竭尽权力的抢攻,居然被对方一只手便轻而易举的破解,登时面无血色,跃开几步,颤声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      文渊左手一鬆,放开了黄衣姑娘,身子飘然退开数尺,道:「两位姑娘,在下可是说错了什么,致使两位如此气恼?」人患不知其过「,还请两位赐教,若在下确然言行有失,自当向两位陪罪,否则」既知之不能改,是无勇也「。」
      黄衣姑娘既得自由,立时纵回蓝衣姑娘身旁,脸上犹似惊魂未定,一咬牙,低声道:「姐姐,这淫贼厉害,我把他缠住,你快去找掌门师 姐来对付他。」蓝衣姑娘强定心神,道:「不,你先走,我可以拖得久些。」对于文渊所说,居然没怎么听在耳里。
      文渊听得莫名其妙,说道:「在下实无意与两位动手。两位若是要走,我又岂敢阻拦?这事只怕是误会了。」
      黄衣姑娘怒道:「误会什么?你刚才说要带……那……那三位姑娘回家,那不是居心险恶么?淫贼,我们姐妹武功是不如你,可是既有我 们云霄派在此,说什么也不许你恣意逞兇!」
      文渊微微一怔,说道:「云霄派?」心中暗暗思索:「那是什么门派?中原武林,似乎没听说过这么个门派。」蓝衣姑娘脸色一变,拉着 黄衣姑娘往店外冲出,叫道:「别多说了,快走!」奔到门边,见文渊并不追来,心中惊疑不定,推着黄衣姑娘出门,眼见文渊仍无动静,便 一步一步、谨慎戒备地倒退出去,似乎文渊一走上前,便要拚命一般。
      文渊正自推敲她这几句话是什么涵义,突然一想:「啊呀,是了!定是紫缘她们在路上遇到了见色起意的恶徒,小茵跟师妹抵挡不住,遇到那」云霄派「的门人相助,这才脱险。这两位姑娘,定是云霄派的人了,她们只道我也是意图不轨,这才骂我是淫贼了。自蓝灵玉姑娘以来 ,倒是没其他人这样骂过我了。」想到这里,文渊顿有恍然大悟之感,跟着心中一喜,心道:「如此说来,这两位姑娘定然也见过紫缘她们了 ,说不定也知道她们现在下落。」
      眼见两女便要离去,文渊当下疾赶上前,拱手道:「两位姑娘,且请留步!」
      那两个黄衣、蓝衣姑娘见他接近,立时双掌运劲,脸上满是戒惧之意,準备随时拚命一击。文渊不愿再起争斗,只是微笑道:「这事情说 也说不分明,总之在下决无非分之想,不是两位所想的那样。不如请两位带在下去见那三位姑娘,由这三位姑娘解释,那便清清楚楚了。」
      两个姑娘互相对望,心中犹豫不定,均想:「难道他们当真认识?这可奇了,我可从没听说过啊。他始终不露出狰狞面目,多半另有图谋 .他要跟来,倒是一个好机会。如果他确非恶徒,自然最好,否则便可让掌门师姐出手制裁他,加上同门数十人,难道他还能敌得过?」
      两女交换一个眼神,点了点头,蓝衣姑娘便道:「好,我们带你去见那三位姑娘。话先说在前头,要是她们不认你,我们可手下不留情了。」以她们两人之力,自然谈不上「手下不留情」二字,此自是指云霄派数十人齐上,以多胜少之局而言。文渊见两女神色依然警戒,也不在 意,微笑道:「好,就是这么着。」
      当下掏出几块碎银,随手交给店小二,道:「这便走罢!」他悬念三女,此时既知行蹤,便是一时一刻也不愿耽搁。
      两女更不打话,并肩奔出客店,朝镇外而去。文渊先前与两女交手,只觉她们内力平平,此时见两女脚步轻快,犹如飞鸟掠地,毫无滞涩 ,轻功造诣之佳,远胜过一般有此内力修为之人,不禁暗暗称奇:「这云霄派的轻功,当真是武林一绝。」他提起真气,使开「御风行」身法 ,身如风岚吹送,看似徐缓,实则轻捷,不即不离地跟在二女之后。
      两名姑娘见他轻功如此佳妙,仿若足不点地一般,心中不由得惊佩交加,心想:「这人武功当真了得,以这份轻功来说,只怕唯有前三位 师姐才可比得上。」
      对文渊的忌惮,却又更深一层。
      三人两前一后,过不多时,来到一处葱绿的山谷,两女加快步伐,闪入树林之中,文渊飘然跟入。一入林中,文渊便见两棵柏树上分别坐 着一个红衫女子,见到文渊随着两女过来,脸上流露出极为诧异的神气来。
      到得林中深处,两女先后停步,蓝衣少女抬起头来,突然「多多加加」
      地轻轻叫了几声,仿如鸟鸣。
      忽然之间,林中到处传出鸟鸣,也有黄莺,也有云雀,各式各样,好听已极,许多大小鸟儿随之飞入林中。仔细一看,有的确实是鸟,有 许多却是年轻姑娘,每一个都是身法敏捷,或立于树端高枝,或坐在树下草丛。文渊游目四望,至少也有六七十个年轻女子,服色多采多姿, 令人目不暇给。陡然间出现这么多女子围在四周,文渊微感不知所措,心道:「难道这云霄派便如巾帼庄一样,全部都是姑娘家么?」
      那黄衣、蓝衣少女闪入人群中,带了三个身影出来。蓝衣少女道:「这位公子,请你看看,这三位便是你的姐妹么?」
      文渊看了,心中一惊,既觉错愕,复又失望。这三个姑娘一穿紫,二穿绿,便如那店小二所说一般。那紫衣女子约莫二十来岁,身材在女 子中算得稍显高挑,一张瓜子脸极是纤秀,双瞳深邃如水,静若清潭,身上披着一件紫色斗篷,绮丽之中,更带着三分神秘。另外两个姑娘看 来都是十六七岁,相貌却是一模一样,容颜俏丽,在那紫衣女郎身边,身材显得十分娇小,一身翠绿衣衫,两人腰带上各繫着一枚圆形玉珮, 只是一在腰左,一在腰右。
      这三个姑娘如此美丽容貌,世上确是少有。可是她们却不是紫缘、小慕容、华瑄中任何一人。文渊一时呆了,这才知道那店小二所指,乃 是眼前这三个姑娘,至于紫缘她们,可不知究竟在什么地方了。想到这里,文渊不禁长声浩歎,失望之余,几乎想大哭出来。
      他歎息一出,紫衣女郎微微皱眉,在那蓝衣姑娘耳边问了几句话,蓝衣姑娘低声回答。紫衣女郎听了,脸色微变,轻轻哼了一声,隐隐存 有气恼之意。穿黄、蓝两色的姑娘匆匆退入群女之中,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。